昨天,2014年度的財經年會在北京開幕,由中國國際友好聯合會、《財經》雜誌、集善嘉年華聯合主辦的第三屆中國公益論壇打頭陣,請來美國前副總統、諾貝爾獎得主艾伯特·戈爾(AL GORE)進行演講。
  “有1.1億噸溫室氣體污染排放到大氣層中,它會讓熱量停留在那裡,每一天都在這樣排放著,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地球越來越暖。化石燃料的燃燒以及二氧化碳不斷地被排放到大氣當中。大氣鎖住的熱量相當於每天爆炸40萬枚原子彈。”戈爾表示。
  演講之後,戈爾和在場的媒體與觀眾代表進行互動。
  問:中國和全球都在努力防止氣候變暖,你認為足夠了嗎?在你看來,如何才能真正遏制氣候變暖的惡化呢?
  戈爾:還不能,但這已經是一個非常卓越的起始點。當我們開始以正確的方式行動時,就會帶來能量,各方都會追尋中國和美國。可能很多人會忽略,在WTO當中,碳稅收的待遇跟增值稅的待遇是一樣的,如果中國和美國採取了這樣的措施,而其他國家沒有採取這樣的措施,他們就會遇到相關關稅。
  問:2016年總統大選就要開始了,我們很關心你會支持哪位候選人?希望下一屆總統實施怎樣的應對氣候變化政策?
  戈爾:競選人是誰我還不知道,還需要很長的時間。8年以前,誰也想不到奧巴馬會成為2008年美國大選的贏家。
  我可以回答你問題的第二部分,就是希望實行“碳價”政策。我們的經濟體系,目前對某些東西是徵稅的,但是卻忽略了其它商品的外延性,這樣不符合經濟學,也不是好的治理,好的政治。因此,補救的方法就是對碳定價。碳稅可以返還給人民,來為人民創造福利,可以減少其它的稅,比如公司稅。我30年前就強調要減少公司稅——要對我們“燒”的東西征稅,不要對我們掙的東西多徵稅。我相信這個政策是最重要的。
  還有就是建立起一個開放的貿易制度,我們要對污染徵稅,利用市場聯盟來解決未來文明的問題。
  問:對中美兩國的年輕人,你有怎樣的期待?
  戈爾:在三天之前,我有了第四個孫女,我把她抱在我的懷裡,非常高興,覺得非常美妙,希望她能夠美好地生活下去。但是我不禁想到了,對於所有孩子們和後代的未來,都要取決於我們能不能有優秀的道德勇氣,來消除我們的慣性和懶惰,並且要做出正確的事情。
  我記得我13歲的時候,肯尼迪總統給了我很大的激勵,他宣佈的一個計劃就是要實現登月,然後安全返回。當時我聽到成年人說,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,我們實現不了,而且要花那麼多的錢。但是八年後,阿波羅成功登月了。我知道對於中國和美國的年輕人來說,他們是歡迎挑戰的,他們知道未來不是自行發生的,而是需要創造的。
  如果我們生存的世界充滿了混亂,包括政治不穩定、饑荒、難民、自然災害頻發,我們的下一代就會問我們:你們當時在考慮什麼?為什麼你們當時不採取措施?但是,如果我們生活的世界是充滿希望的,有很多可再生能源,我們的下一代就會知道,未來是充滿希望的。我希望他們回想我們時,能說:你們當時怎麼會有這樣道德的勇氣,站起來做出這樣的決策。其中一部分答案將會是中國和美國,以及慈善界和商界人士作為領袖和領先者參與。
  (原標題:避免《後天》困境取決於我們有沒有足夠的道德勇氣)
創作者介紹

試妝

oe51oefaq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